布达伦

今天发生的事(10)

时间:《X》第十二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我想我是死过的。
我想我曾差点死去。
自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说我变了。
也许吧。也许是因为我剪了头发,也许是因为我的内心曾一度被仇恨支配。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  ,如果我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我也就永不会濒临死亡。
我的确是差点死去的。
这是在我差点死去的是时候才惊觉到的。
我本以为我能杀了那个我。
我本以为那个我真的能为了让那个满心仇恨的人心里好受点而甘愿死去。
是的,我本以为……
结果,原来从一开始,那个我就不是我以为的那种人。那个我――那个我以为真的会为了别人而甘愿奉献一起的人,其实也是自私的。
他竟如此抗拒死亡。
他竟有如此强烈的求生欲望。
而在那之前我却一直自以为是。
我是活着的。我真真切切体会到这点。
我是在濒临死亡前不顾一切求活的。
我活着。我活着。
我将一直活到那个时候。
星史郎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今夜请来我的梦里。
我想告诉你,我多少体会到了只有一只眼睛的感受。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9)

时间:《X》第十二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昴流真的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昴流真是的!总是这么善良,自私一点啊!真是的!”
“昴流君真的很善良啊。”
......
“昴流,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

善良。
无论年龄,无论在哪里,无论言语的主人究竟是什么,如果有好好交谈的话很容易会听到这个词。
他们总是很自然、完全没有应付我而是真的由衷地,这样说着:
“你真的很善良啊。”

但这究竟是真的吗?
究竟什么才叫做善良呢?
我这样就是善良吗?
不明白,我完全不明白。
我很期待与我一起的人能这样评价我,我甚至为此非常非常高兴-----几乎忘乎所以的那种高兴。我真的很高兴大家是这样看待我的。
但我究竟是不是善良呢?
也许,我只是为了得到“善良”这个称号而做着一系列事业也说不定呢。
也许,我只是利用了大家也说不定呢。
骗子。

“......昴流......”
神威......你一直在这里吧......
空汰和岚也来了。
大家都沉默着,似乎我不说些什么的话,他们就不敢开口说些什么。
胆怯。
胆怯源于对我这样的人的愧疚和关心。
所以,我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值得的?
我都让你们为我担心了啊......
“对不起......”几乎算是艰难地,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把手从神威的手中抽出。我想他一定是更加伤心了,但是,我还是不愿意他为这样的我担心,为这样的我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我不好......”
这句话说出后,他们的反应告诉我这更是让他们不安了。抱歉......我很久没有安慰过别人了。我想留在我身边对你会更不好吧,请为了爱你的人好好爱护自己,请自私点。

能否请您与我单独谈谈?

虽然用着再自然不过的语气修饰,但言外之意还是足够清晰。也正因为言外之意足够清晰,现在只剩下空汰了。

“你有话要单独对我说,对不对?”
我想我足够清醒,错误的一方,无辜的一方,受伤的一方,我都分得清。
请让他远离我。
“因为……他心里的伤比身上的伤还重。”
“昴流你也一样啊……”
……没有……
没有……这回事啊……
我……
是愿意的……
“你的右眼……情况怎样?”
……
瞒不住呢……
“失明了……”
抱歉,
“自愈的可能……”
抱歉,
“……没有……”
抱歉……
“神威他……”
“神威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抱歉,我……
“……不过……这……这正是我所期望的……所以……”
请,不要为我这种人担心。

回去吧,神威。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缘故而伤害到了自己。
“我……还可以……来看你吗?”
嗯。
为什么对我一脸歉疚呢?明明是我的错啊。这些,都是我自愿的。我曾经想过……假如这只右眼看不见就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他……
……
地龙的神威会知道呢?为什么他……连我真正的愿望都知道呢?
星史郎……
与你一样了呢。这样,这些年你的感觉我多少可以明白一些了呢。
好高兴。
也许离你近一点了也说不定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我的眼睛给你。这样的话,你就能够很幸福地看着那个对你而言足够特殊的那个人了吧。
我将成为樱的祭品,永远注视着你。这样,就足够了。
希望你能真正地笑着。

 

占TAG抱歉
掉入星昴坑后,看这个名字有种奇怪的感觉……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8)

时间:《X》第十一、十二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

星史郎......

到晚上了吗?看样子不是呢。


“昴流!早上了哟!快起床啦!”

北都这样说着把窗帘拉开。阳光随着“唰”的一声涌入房间,就连阴暗的角落也蒙上了一层金色。那时,我一直觉得,与其说是太阳的原因,到不如说是站在窗前逆着光对我微笑的姐姐的缘故。

直到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能再想了。

还是在睡会儿吧,今晚还要去那里呢。

那天去时,我总有种他也在那里的错觉。有人在注视着我,那目光就订在我背上。我想我也许知道那是谁。但那目光又过于灼热,让我感觉这简直就是一个好梦,所以我没有回头,更不敢去探寻。

不能回头,不能顺势寻找,只可以背对着感受那份幸福。

这似乎是规则。或者说,这是我在经过多次回头探寻并均以失败告终后而终于摸索出来的、用以安慰自己的借口。

骗子。

......星史郎

看样子又失眠了----祖母似乎这样定义过。但我想只不过是睡眠时间有点少罢了。想念你,短暂沉睡后醒来继续想着你。仅此而已。

我依然没有梦见你。

每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都有些恍惚。这是自己没错。因为这是面普通正常的镜子,使用它的人是我没错,所以镜子中映照出来的人自然的确是我没错。但我依然对这个自己那么陌生。时间流逝的痕迹就在我的容貌上----我无法再对着镜子向姐姐问候了。但我又觉得时间并没有在我身上留下足够深刻的痕迹。

我活得已经足够长了。但同时,我并没有活得那么长。

星---史---郎

星---史---郎

星......

......

最后一张了呢。

不知不觉就用完了啊。

顺便出去买些食物好了。最近必须要保持体力才行呢。


把这些塞进胃的感觉有些不好。但我现在需要进食。要到晚上了呢。不能再写了,今天写得够多了。一旦在与他有关的事上过头总是不好的。易被表面的快乐迷惑,欣喜到分不清一些事实。所以不能在与他沾边的事上过于沉迷。我的能力并不是很强,无法同时在多件事上一并投入过多。只是他就够了。

我想该出发了。晚饭时间一向是让人放松的。那里的也不例外。


地龙!“放开神威!”

.....星、史、郎!

不......是他呢。

得先把无关人员排除才行。

还有一个?稍微有点棘手呢。运用缎带攻击?抓住了呢。

是封真,不,地龙的神威。差距有些大,不能正面直击,既然如此,那就迂回攻击好了。

要小心。

......咦?!

......星......

神威。

不。他是地龙。

不要沉迷,不要探寻。

我知道规则。

骗子。

“原来如此,边闪躲边布阵啊。”

他真的......

他真的好像星史郎!怎么会?怎么会那么神似?就像是,就像是......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像?

“不专心的话,结界会有破绽的哦!”


昴流君。”


星、史、郎

星......史......郎......

星......史郎......

“.....为什么......你和星史郎.....”

“那么像是吗?”

要在梦中杀了我吧?

“那是因为......你心里如此希望啊。”

星......


是梦吗?是个好梦吗?


“昴流!”

“昴流!”

“昴流!”

请不要为我哭泣。

请不要为我难过。

请不要如此为我费心。

抱歉。

星......

史......

郎......


昴流君,我性感吗?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7)

时间:《X》第十一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感谢 @红酒杯中倒麦茶 的考据

 

 

今天依然没有遇见你。

虽说现在就这么下结论似乎显得过于武断了。但这是真的。

我今天大概依然无法见到你吧。


没有本家传来的工作,也没有感觉到地龙的活动。那么,今天我依然可以只绕着你转了。

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这一天我会怎样度过便已经注定了。不,应该是早在九年前的那一天,甚至更早----我甚至觉得我只是在九年前的那一天后知后觉罢了。

让我自己还是个活人的唯一动力便是你了。因为只有活着我才可以这样想着你,才能抽烟,才能修炼,才能找你。

因为,只有这样的我才能实现我的愿望。

我一定是历代家主中最不应成为家主的那一个。没有之一。也许我根本就是个错误。我根本不应该以这种身份、以这些天赋诞生在皇家。辱没先祖一层,不孝于祖母一层,不尊于长辈一层,不友于晚辈一层,连平辈也......有愧于心。

我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好好善待。

但若不以“皇昴流”的身份活着的话,就无法这样活着,更无法被你杀死了。

这份幸福的代价一定极其昂贵。但我要付。


他来了呢。

“抱歉!我来迟了!”

原来是为这种事情抱歉啊。你不需要向我道歉的。

“你第四节课自习?”

神威“嗯”了一声,随后他便发现问题了:我为什么早已在这里等他。

一半一半吧。

我没有隐瞒我到大学部是为了谁,但我也不想告诉你,我的确是为了你而在这里的。看着你,总让我觉得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当时虽然有老师帮助我,但我其实是非常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能这样教我功课的。我很希望,有那么一个同学能主动找到我,主动提出帮助我。

但我明白,这也不过是一厢情愿。

我明白,我是与他们是不同的。我明白,我和他们一点都不熟,他们不会想到我是非常正常的事。

但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过。

即使我明白这是我的贪心造成的,但我还是有点不好过。


“我......几乎没上过学。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一点都不麻烦。”


哪怕只是一点点,哪怕只是一个人,我也希望能减少一点这样的不好过。


“昴流,你的烟......”

“喔......熏到你了?”

“不是的,我是说烟抽多了不好......”

“这你不用担心,有人抽烟能力会减弱,但我正好相反。”

“所以你总是抽不同品牌的烟?”

“品牌对我并不重要。”如果真如它打的广告一样的话,或许我应该固定用这个牌子也说不定呢。其实我只想抽一种烟。但正是因为想所以才不能。

“这也是因为樱冢护?”

我......

不,不能告诉他。告诉他的话......

“不这么做......我无法胜过他。”

请,不要露出这种表情......

我并不值得......

“或许你会认为我多事......但是......抽烟对身体不好。”

......谢谢。神威,谢谢你。抱歉让你担心了。

“我们继续吧。”


那个很阳光的少年来得很是时候。我正想着要是神威要和我一起吃午饭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那你呢?”

“一起吧。”我想这才是你想说的吧。但是,抱歉......

“我要再待一会儿。”

几分钟?几秒?无法判断。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收拾课本时的沉默比言语还要扎人。但是,但是,我无法......对不起,我无法......我不能说谎。或者说,我只是不在意罢了。对不起,我不在意。

我想我真的完全不在意这个事实究竟会让你们多担心我吧。

“谢谢你了。下次见。”

请,不要对我微笑。

我......已经无法......

对不起,其实你不该这样关心我的。因为我是最不值得关心的那种人,这样关心我只会让你更加失望罢了。那声“嗯!”里饱含的东西太多了,这样的我即使仅是应酬你的心愿都是极其不负责任、极其卑鄙的行为。

但我无法拒绝你。

你还有未来,你还有必须实现的愿望,你还有获得很多幸福的资格。我不能拒绝让你幸福。


......星史郎......


“或许你会认为我多事......但是......抽烟对身体不好!”

抱歉。

神威,真的,对不起......

其实,我不想这样抽烟。但是.....我迷恋上了烟草的味道。虽然,虽然不是那款香烟,但我还是疯狂迷恋上了。

他身上的烟草味不是这个。但我不能去碰那款烟。太明显了。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心愿,我总觉得那样的话他会阻止我去得到这份幸福。倒不是说他不希望我死,只是这种货色的猎物对于他而言无聊到过分了。

希望,杀我时,你会不觉得无聊,不会觉得麻烦。


不觉得饿的结果是,我如吃撑了饭后运动一样直接去了池袋。

又是地震。或者说,又是地龙。

这其中不能不让人注意的便是阳光大厦了。

但现在不行。未到夜间不说,才刚发生地震,就这样进去太蠢了。

我需要再等等。看样子这几天都可以不去学校了。

星史郎......我想不是你,但是,稍微有点期望就是你。


你.....好像不抽烟,是吧。

对身体不好哦。

星、史、郎......

我想你在的。但我不敢去找,因为我害怕这只是“我想”。

那副教训的口吻真的是让人不爽。每次一想起你这样随意的关心我都忍不住要生气。不要还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看!明明我怎样都和你无关,明明你根本都不会在意我,不要摆出一副很关心我的样子。说我不怎么抽烟时你很得意你说中了吧,一切都和你掌控的一样的那种口气,仿佛你这九年来一直注视着我一样,仿佛你真的知道我只是点着烟一样,仿佛你真的......

......我会当真的啊......


附:东京巴比伦与X战记中出现的香烟的考据【主星昴】-红酒杯中倒麦茶 http://uki-138.lofter.com/post/1cd7f0ed_12ae09cc

 

今天发生的事(6)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好热......

啊,太刺眼了。身上一定全是汗,好黏......

是呢,都已经五月了啊。但今天的太阳未免太大了些吧。

我......大概是做梦了吧......

忘了呢。唔.......梦中好像有你,但我忘记了呢......

要是还记得就好了。

好像有点饿了呢......

甜甜圈......

......星史郎......

好像有点晚了。先回去吧,赶上他们放学就不好了,碰到的话......

总之,先回去吧。

......好困......

是不是睡太久了啊,脑袋昏昏沉沉的。

星史郎......

......好淡的烟味......

我知道这款烟......

...... MILD SEVEN......

谁的手?

转过身后,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我认识他。

我认识他穿的西装的牌子。

我认识他的香烟。

我认识他。

琥珀色的,是的,和我记忆中的一样。

灰白色与琥珀色出现在同一张脸上的样子我是见过的。明明知道心会痛,为什么还是如此难以忍受?

为什么不带墨镜呢?今天太阳这么大,不好好保护眼睛的话,另一只眼睛会......

想当你的眼睛。

连眉头都不皱,为什么还在笑着?我讨厌你的这个笑容。

骗子,明明笑着会更难受啊。请不要再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了。不累吗?

请发自内心的笑啊,我是真的希望您能拥有让自己从心底开心的事啊。

应该多看一会儿的。至少,我的确是渴望能够更多地注视他的。但又为什么,这么快地转身而去呢?

星史郎......我想更多地看着你啊......

“您就不能改掉从后面偷袭我的坏习惯吗?”

啊......嗓子是哑的。说起来,从早上到现在我好像没怎么喝水的样子。发出的声音一定很怪......不对!我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啊......

后颈好难受......唔......那个力度真的是太微妙了......明明只是轻轻地点了下而已......

而、已、啦!

别揉了......

太、丢、人、了......

至少别在他面前啊......

“不能。”

耳朵!太近了啊!

“哦,那算了。”

那个人的气息很快就消散了,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我走得很快的缘故。

星史郎......你到底......

幻觉吗?

还是真实的?

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啊!昴流君!”

呜哇!

“喂!昴流君你没事吧!”

被手忙脚乱中含着笑意的的关切声音的主人扶起。

额......我刚刚是摔倒了?好像是脸着地来着。

“昴流君!昴流君!没事吧?昴流君!”

“啊!空汰君。不好意思,刚刚在发呆。”

“啊......没关系。不对!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啊。不!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先扶你站起来再说吧!”

我这才发现目前正好是放学的时候,我与空汰站在校门口,周围都是兴高采烈的学生,当然,不乏带着好奇目光看着我和空汰君的,更不乏看到刚刚那一幕或掩嘴,或不掩嘴笑着的。

总之,我再次当众这样摔倒了。

在九年后,不,应该说是十年后了吧,久违的,再次以这种方式摔倒。但时至今日,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是的,早已不一样了。

所以,别这样了。停下来。别再看周围了。不可能的。不会再有了。别找了。

他不会在的。

“所以就这样定了吧!”

“咦?不好意思,您刚刚说的我没有听清。”

“啊!昴流君你又没有专心听我说话!我好伤心啊,呜呜呜呜......”

这样说着,空汰君,用手背擦着眼睛。

啊......该说不愧是空汰君吗?还是认错吧?但是为什么要说“又”?

“今天空汰君没有和神威他们一起呢。”

“啊!你刚刚果然是在发呆对吧!好过分!昴流君你好过分!我说了啊!神威和姐姐大人一起先走了啊!丢下我一个人了啊!姐姐她嫌弃我了啊!连护刃也......都!丢!下!我!了!啊!”

“抱歉......”

“所以啊,我刚刚问你要不要一起来我们家,顺便路上找找姐姐大人。一起晚饭,顺便问问姐姐大人今天干了什么。以及多坐一会儿再回去!顺便和姐姐大人多聊聊培养感情。你果然什么都没听!呜呜呜......”

先不提那个“顺便”的内容更像是你的正事,这个装哭一点都不专业啊,至少......

至少,也拿块手帕啊......

星史郎......

最终还是去了神威那边。看到对着作业烦恼的神威又感觉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于是凭着以前的记忆帮了下他,效果好像还不错?于是便应下了在功课上帮下忙这件事。


从中午睡到他们放学。看样子我是真睡久了,睡得脑袋发昏。

回想遇见他的那件事,简直是场梦。

星史郎,那是我的幻觉吗?还是,你听到了我的声音的原因呢?

刚睡醒,又是在那样的天气下,难保不是幻觉。但......为什么那么真实呢?甚至,真实到怀疑它的真实性了。

那触感,那个笑容,那个声音。分明,只可能是你的啊......

就那样直接靠近,漫不经心地,肆意地玩弄我,分明,仅可能是你啊。

当时,为什么不再多看看他呢?为什么不好好注视他呢?

分明,我是那么地,那么地,思念他的啊......

星史郎,请告诉我,我今天究竟有没有见到你呢?

请告诉我,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梦呢?

我很想你啊。


写在后:一、关于“粘”与“黏”:

粘: 读作nián时,词性是形容词,形声字,从米,占声。本义是具有粘性。

 如:粘粥(粘稠的粥);踩在一些粘东西上;粘涎口涎;亦在方言中谓言语、举止不爽利,令人乏味);粘稠(浓厚而带粘性);粘粘涎涎(形容言语不简要)。

律诗术语,在律诗中,后一联的出句(即第一句)的第二个字和前一联的对句(即第二句)的第二个字平仄必须相同,这叫“粘”。

 同时,“粘”读作nián时,是指物体的附着性非常高。

 读作zhān时,词性是动词,指粘( nián)的东西互相连接或附着在别的东西上。

 如:粘连zhānlián:[指纸] 在温度、湿度和压力影响下粘在一起;粘竿(一种顶端涂粘质,用以捕鸟的竹竿);粘着(用胶质把物体固定在一起;亦指执着,不能超脱)。

 网络释义:读nián时,词性是形容词,意为把事情说给毫不知情的人听,事情说得越详细,对方越糊涂,觉得你太~糊,往往这时对方就会曲解你所表达的意思。即以肤浅的方式错误地理解该事物。

黏: 〈动〉

 (1) 粘连;胶合 [adhere;glue;paste;stick]

 黏,相着也。从黍,占声。字亦作粘。——《说文

 黏,合也。——《苍颉篇

 则无黏滞之音矣。——《礼记·乐记》

 (2) 又如:黏贴(黏附张贴);黏带(黏连牵挂);黏补(修补);黏接(黏合连接)

 (3) 贴近;接贴 [press close to]。如:黏天(贴近天,仿佛与天相连);黏空(耸入高空,仿佛与天相连)

 “黏”字是1988年3月25 日国家语委与国家新闻出版署联合颁布的《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的“说明”中确定恢复使用的15个曾被废止使用的汉字之一。“黏”读音为nián,意思是指像胶水或糨糊那样能使一物体附着于另一物体的性质,其用法如常用词语“黏虫”“黏度”“黏稠”“黏膜”“黏液”“黏米”“黏土”“黏着力”“黏糊糊”等,一般情况下为形容词。

 “粘”字除作为姓氏字时仍保留“年”音外,日常用法只能读“沾”音。其义项为:①带黏性的物质互相连接或附着于他物上,如“糖块粘在一起了”,“吃糖瓜很粘牙”,“和黏面很粘手”;②用胶水糨糊等将此物胶合在彼物上,如“粘信封”“粘贴标语”“他嘴上粘上白胡子真像老头”等。从词性上看,它只有动词用法。

所以在语法上讲,只有黏人”一词,而无“粘人”一词。

以上出自百度。

然后我去翻字典。

粘:1.同:“黏”

2.姓

以上。

二、以前翻出的分析说昴流一直是用敬称和星史郎说话的,所以就有了“您”,但我觉得他还是会在心底偷偷地念“你”的

总之,虽然迟了,还是祝大家520快乐啊。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5)

时间:《X》第十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老实说我自己都觉得写得很无聊

 

 

没被询问为什么不选专业着实让我松了口气,只是奶奶那边......又要让她为我担心了呢.....

“昴流君!”

山峰神社的小姑娘向我跑来。时至今日,我也到了这个年纪啊。

清晨的太阳还是很温和的,就这样让她整个人闪闪发光。

她向我跑来,挥着手,全然不顾嗓音大不大,全然不顾其他人怎样看自己,就这样,向我奔来。张扬的,清澈的眼睛,爽朗的短发,元气饱满。

橙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想。

“早上好!昴流君!”

“早上好。”我回应了吗?嗓子很干。

她仍然微笑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她,是如此的,如此的,美好。

“昴流君也是要去神威那里吗?”

得到肯定回答的护刃笑得更开心了。

“那太好了!一起吧!”

没有拒绝的理由。我试着笑着回应她,但终是无果。真是太失礼了,不能对你好好笑着回应。

“啊!昴流君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温柔呢!”

如此雀跃的反应让我有点不知该如何反应。也许是表情有点怪,她又急切解释道:“不是说昴流君平时不温柔啦!昴流君是那种一看就是个好人的那种,只是刚刚的那个笑容真的很好看。”

但是,我无法像空汰那样认真对你笑啊。这种不用心又失礼的回应,实在是觉得对你抱歉得很。

看着那张温暖颜色的脸我实在无法说些什么。

“昴流君要多晒晒太阳才行啊!晒太阳对身体有好处哦!”这样说着,她把我从树荫下拉出。

那阳光是有分量的。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带着毛糙的温度,带着很轻的分量,加在了我的身上。

这似乎不是第一次了,我开始感到阳光的负重。


那样重的伤这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该说不愧是神威吗?拥有这份力量的代价,就是这个吗?这样想着,我忍不住想向他道歉。不用看他的眼睛,我也知道,他的内心有什么在生长。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我经历过的。

早已开始了,也许是在出生前,甚至是皇一族出现前就决定了也说不准。我与他之间的一切都是注定的。这样想想,我竟想问问那个操纵这一切的神,我究竟何德何能得到这种幸福呢?这样污浊灵魂的妄言大概不会被理睬吧。但我是真心感谢这件事啊。

但我仍是感到抱歉的很,大家都是那么好的人,年轻人真的是过于年轻,正处于放肆享受的年纪,两位长辈也还年轻,大家都不该就这么背负着这件事,不该就这样把自己的性命放在这场争斗中。


今天也在想他,没有办法不想他吧。神威看着我时,我明白他在心中对我说些什么,但我不想去听。即使是相像,我也不能代替他,我也无法完全理解他,所以我只想给他一些参照,至少,希望他不会经受像我这样的事。

星史郎,我在想你。

很快就能再次见到你了呢。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4)

时间:《X》第九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才发现有错别字十分抱歉(鞠躬)

 

粉色的......

是......什么呢?我明明是知道的啊......

“昴流!”

......谁?

“昴流!不要去!快回来!”

我......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快点回来!”

奶奶生气了呢......

但是......它......

“不要去那边!”

可是......

“那是棵不祥的树!不要去接触它!”

......不......

即使怨气很重,但这不是它的错啊。就这样把不祥归咎于它本身,实在是太可怜了。

对不起,明明这么美丽,明明不是您的错。对不起,希望您不要伤心。

“昴流!”

......欸?

“快点办完回来吃饭!”

嗯!


嗓子好干。

水...... 

“一定要吃哦!这可是饱含我们爱意关切的饭团哦!不吃的话神威会伤心的哦!”

橙色的便签上这样写着。带着书法的运笔。是空汰君吧。啊,后面是卡通的自画像。

头还是有点晕,再躺会儿吧。

昨天......是空汰君把我带回来的吧。全程都在对我的房间发表评论,虽然声音小但我还是听见了。那位星见真是包容啊......

除了葡萄糖也没什么吧。那就不需要担心我啊,明明神威更需要关心才对。

......星史郎......

昨天念出名字了呢......不应该念出来的。一旦念出来就会念第二次,第三次,就这样一直念出声。不想念出声,不想听见他的名字。

害怕又期望。樱冢也好,樱冢护也好,樱冢星史郎也好,星史郎也好,不想听见。不想念出来,不想让人听见。不想听见,不想被别人念出来。

星史郎......

不想念出那个名字,只是听见自己念着那个名字就......

星史郎,星史郎......

只是念着名字,就想你想得快要发疯。想见你,想触碰你,想与你近点、再近点。

连与你名字读音相似的被我听见我的心都会摇摆,连看到你名字中的某个字我都会想你。上次就是的啊,只是刚好出现了“樱冢”,但我还是无法遏制地想着你。

好想念你的名字,仅是感觉音节从舌尖滚出,我的心跳都会暂停。仅是听见自己念着你的名字,胸口都会疼痛,那种柔软的、潮湿的,幸福。

上次看见了一个穿西服的人,当时胸口传来想你的感觉。

我知道那不是你。我知道你不会那样走路。我知道你不会拿着那种东西走在街上。我知道你不会多看几眼走过自己身边的小姐。我知道你不会去那种店吃饭。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回家。你也不可能拥有那种家啊。即使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我知道,你不会有那些动作。

念着你的名字,真的很幸福。听见自己念你名字的感觉,让我快乐又痛苦,那种胸口中的痛感是那么含糊不清和酸涩,我乐此不疲。

所以,不要提你的名字,不要念你的名字。特别不想从其他人嘴里听到。全给我用“他”就好了。我也是......我更希望提到你时念“他”。

很久以前,我就这样想的。

只能以“他”代替啊,,....

只想这样念着你的名字。连从自己嗓子里出来的也不要。除我以外都称“他”就好了。

忍受不了啊。从别人嘴里听见你的名字。怎样的都不可以。

给我用“他”代替啊。

一想到那些音节被别人含在嘴中就足以让我抓狂。

......无法不这样......


啊......做了那样的梦啊......

没有梦见你呢。

你在干什么呢?

我有点想你啊......

听不见吧?我念着你的名字这件事。

不要你听见。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3)

时间:《X》第九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不要看!神威!!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希望你经历这种事。我很抱歉,神威。

那时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在哭泣吗?还是安逸于过去?又或者是沉溺在那人温柔的表象中?

不记得了,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樱冢护杀死姐姐的那一幕。

但我想那段时间我一定是只在想那个人。仅仅是那个人,连姐姐也.......

没有在意。

是的,至始至终,只在意一个杀了我姐姐的人。直到姐姐离去,我才恍然----

梦醒了。

如果一个人在梦里很幸福,那究竟要不要让他醒来呢?

现在的我做选择的标准只是为了自己罢了。

让神威回来,让一个过于年轻的生命去背负拯救世界的重任。怎么想也觉得这命运过于残酷了。

神威!

但是,我仍要唤醒你。

“......你是谁?”

皇昴流

“我不认识你。”

是的,但现在,我们认识了啊。

“别杀小鸟和封真。求求你,别杀他们两个人。”

神威。

我多想答应你。

“求求你。”

听我说!神威!

如果你一直呆在梦中的话,什么事都做不了!只会让事态更加严重!

我需要告诉你,因为,你需要知道。

......像我一样!

你知道吗?樱树下,埋着尸体。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吧!你现在躲在自己的心底!

“......心底?”

发生了伤心的事......所以你拒绝呆在现实的世界去选择下一条该选择的路!

你想......逃避现实。

你逃避现实了。

那种痛苦我经历过了,那种伤痛有多难以忍受我切身体会过了。

“是谁......?”

我的姐姐。

所以,哪怕只有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的希望,我也要尽全力去尝试!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作用,我也希望能让经历这种痛苦的人的伤痛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你听过......阴阳师吧!

“我听我妈妈说过!”

我就是管理全日本阴阳师的皇家少主!

呵!

先辈的嘲笑与不齿......

是的。我的确,不配......

不......

“那个人也是阴阳师吗?那个人......我认得......”

你见过星史郎了吗......

“星史郎......?”

在哪里?什么时候?他干了什么?他......怎么样了?

嘘!安静点。仅这样就如此动摇吗?呵,真的是,太丢人了。

樱冢星史郎。专门使用阴阳术杀人的樱冢护。

我喜欢那个人。

我不想在其他人面前说出你的名字,我也不想从别人嘴里听到你的名字。

虽然,刚开始我并没有感觉到......在那一年中,他一直对我非常关照......甚至为了保护我而失去右眼......当时我哭了,我才头一次感觉到,我不希望他讨厌我,只是因为他对我别具意义。可是......那只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那个人说,他无法分辨人与物之间的差别。

“这么说,他是把物看作跟人一样有生命的喽?”

......不对。

找回声音,剩下的事一会儿在想。

不论是破坏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东西,他似乎都无动于衷。

这是我的记忆,所以即使跑过去也来不及了。

“姐姐她......”

姐姐被杀的时候......我什么忙也没帮上。于是将自己囚禁在心中,逃避现实。就和现在的你一样!你要待在这里也行,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幸福的话。不过只要你不踏出这里一步一切就无法开始也无法结束。你像我一样,遇到关键时刻,只能在一旁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神威,我最心爱的人也是......被我最心爱的人所杀!可是,我的痛苦却和你的痛苦......不一样。我失去姐姐......内心虽然痛苦但仍然回来面对现实。而且......

呼...,..,.

为实现我所期望的未来而活!

虽然......这样做一定会让那些爱我的人感到难过......可是,我却无法放弃自己的愿望!

我已经病了啊。

“......因为那个人对你别具意义?”

......是啊。星史郎......

......不错,因此,你也可以做出选择。看是要一直待在回忆里不断自责呢?还是要为自己的愿望而清醒!

“我要把封真......找回来!”

你决定了,你下定决心了。

即使是他想起来那位少女。即使自己承担之后的一切后果。你仍然是不愿放弃。

会很辛苦的,神威。任性的代价,都是很辛苦的。但是,我也没资格说你呀。

你不在意别人骂你自私吗?!

作为皇家的少主......

你也不在意别人责怪你吗吗?!

你是皇家的少主!

就算没有人了解你的愿望你也不在乎吗?!

“......嗯!”

你是幸福的吧,神威,即使是选择了这条路。我很幸福啊,选了这条路。会下地狱吧,会被先祖唾骂吧,但是,我还是......

......既然如此,为了你的愿望,你就回来吧。

很辛苦,虽然很心疼,但是,因为你是幸福的,所以,我为你高兴。

“......皇......昴......流......”

是我,欢迎......


“这么说,他是把物看作跟人一样有生命的喽?”

不,不是的......他不是这样。他只是很寂寞罢了。

我不希望他那么寂寞。我不希望他的眼睛中没有任何东西。我不希望他永远那样微笑。

我是,真心地,祝愿你啊。

我希望你能遇上那个让你感到特殊的人。

我希望你不再那么寂寞。

你的眼睛,你的微笑,总是那么的,那么的寂寞。这让我多少,是那么的,难过。

想着你的时候,胸口会很痛。但我还是那么的,那么的,想念你。

这样想着你,我就十分幸福了。

拥有这种幸福的我,是会遭报应的吧......

不希望你发现我的病。

不希望你发现我早已溢出的思念。

永远,

永远,

不愿与任何人分享。

特别是你。

永远,

永远,

不愿和任何人倾诉。

特别是你。

谁都不可以。

因为,

这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宝物。

你知道吗,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呢,我也是,那样啊。

无法分辨人与物之间的差别。

所以无法是特别的吧。

那么的乏味。你怎么会觉得特别呢?

......星史郎,我的......

......

......星史郎......



写在后:1.漫画里的对白太多了后面不想打了,偷了下懒,真是抱歉(鞠躬)

2.“看作”与“看做”是一组异形词,应当用“看作”。“做”是“作”的后起字。在“制作”“从事某种活动”等义项上与“作”通用。但在现实应用中已逐渐分化:“作”多用于抽象对象或不产生实物的活动,动作性较弱;“做”侧重于具体对象或产生实物的活动,动作性较强。 

以上是在网上找到的。无法确定那个神威当时的年纪,就先试了一个。所以对于那个神威究竟是倾向于哪一个我很纠结啊,星史郎的话会是“看作”?感觉物啊,人啊,就都是虚无的。那种感觉,但是“看做”的那个“动作性较强”我很在意啊。神威又怎么想的啊......

3.漫画中的二人对白,个人觉得“!”用太多了,凸显语气强烈的话,感觉昴流没必要用那么多“!”吧。就把一些改成“。”了。有空闲的话请帮忙感觉一下吧。(鞠躬)

以上,这篇的BUG 稍微有点多还请见谅。(鞠躬)

 

【星昴】今天发生的事(2)

时间:《X》第八卷、第九卷

OOC警告

渣文笔警告

 

两个人。

但那又怎样呢?

今天,我见到你了呢。

两个天龙。

饱含生气的男声和清澈冷冽的女声,足够年轻,两个人都足够年轻。

“可以请教一下,你的名字吗?”

看着那双眼睛,我一时哑了。也许一秒,也许很久,我试着开口回应。

“皇昴流。”

我说话了吗?也许,我没有声带振动的记忆。

......星史郎

也许真的是因为足够年轻,有洙川说得过多了----说太多总是不好的,特别是有特别力量的人。虽说不是阴阳师,但应该都明白说太多是不好的才对啊,不是和尚吗?毫无防备,在无意识中暴露太多,弱点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掌握。

星史郎......

如此坦率的原因,究竟是天性还是对自己力量的自信?----他的确有很强的力。抑或是信任?

星史郎......

“喂!昴流君可不能不理我们啊!”有洙川大力拍了下我的肩。他佯装着不满的神情,满心想把我们三人之间搞得更热络一些,或者说希望我能与他们更亲昵一些。他望着我时,我能看出他是真的,很高兴。

......星史郎......

足够年轻,两个人还那么年轻,那么美好。他们本应处于安然享受像我这样甚至比我更年长的人的关怀的年纪。他们本应处于与谁认真相爱的年纪,而不是这样。正是朝阳蓬勃的时候,如夏花般灿烂才对。是的,夏花,自我陶醉的,在这个世纪末任性招摇着。那是好事,随心所欲的。

......星史郎

“昴流和神威都是漂亮的美少年呢!啊,当然姐姐在我心中是最漂亮的!”

为什么要说“可爱”呢?那么随意地,说我可爱。真是讨厌啊。

星史郎......

再次见到你了呢,星史郎。

你真的很可爱呢,昴流君

那个笑容

我本来还想跟你再玩一会的。

那个笑容

那我走了哦。

那个,笑容

......星史郎

 

!有什么发生了!那是......

得马上赶过去才行!不赶紧的话......

那个人就是神威吗?

“小鸟!”

太年轻了,过于年轻了。

对不起,神威。

很痛吧。

 

他抱着那个少女的头颅不放。那是位美丽的少女,她拥有着让人仅看一眼便心生柔软的气质。她是拥有纯净灵魂的,天使般的少女。

我很抱歉,神威。

“怎么叫他也没有反应,一直那个样子。”

“这也难怪。”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被自己最爱的人杀死。

或许他会就这样再也无法恢复意识也说不定。

就一直维持那样。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一直将自己封闭起来。

一直......

北都,对不起,对不起......

“我要进入神威里面。”

我想我说话了,因为我感受到了声带振动的搔痒。

只能是我,在这当中只能是我。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不是轻浮的同情,不是傲慢的怜悯。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

虽然还是不同,但我想再无比我更明白这痛苦的人了。

我想我是明白的。

神威,我很抱歉。

你是在责怪自己吧。

这样太辛苦了,神威。你还过于年轻,不应该对自己这么苛刻的。

神威,我很抱歉。